沃你看到天上的小星星了吗

放学一回家就收到啦!!
摸着超舒服!!!!
😂
@我选择下海 

今天刚回来 然后发现北君太太怎么...不见了呢.....
占tag抱歉

一个不靠谱又微狗血的脑洞(谭小飞x时樾)



谭小飞和时樾以前是一起干抢劫的,后来出了这样那样的事他们分开了。

后来有一天时樾蹲在一家酒吧门口抽烟,碰到了要进酒吧的谭小飞,谭小飞拉着时樾说他今天去酒吧里再抢最后一把就不再干了。然后他们就去酒吧里抢劫了。

抢完之后时樾神色恍惚,不知道为什么谭小飞又拉他去抢了银行,然后在银行门那碰到了时樾前女友,前女友端着枪要开保险柜(哦我也不知道这是那个时代在哪里哦),小飞有点醋哦。但是没办法,他们三个人只能一起干完这一票。

他们抢完出来又恰好触了警报,然后只能一起逃跑。他们开着时樾的车,警车在后面拉着警报呼啦呼啦的追。然后因为剧情需要警车被他们甩了。

但是嘞,他们抢的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没办法设定就是这样的)(摊手),所以又被通缉什么的,就是很严重啦,就是警察叔叔都很着急一定要抓到你们啦的那种程度,然后也牵扯到什么商界大佬啊,拍卖啊,价值连城啊,$&¥“#^*%的事情。

然后小飞有点兴奋,一边说哎呀我干了那么多年头一次被警车在后面呼啦呼啦追我现在好渴哦,一边对着前女友使眼色,然后小飞就往时樾哥哥身上贴,但是时樾哥哥很正义啊,说哎呀现在很紧张哎,我要看看咱们怎么跑路,我车后备箱有水你自己去拿啦。

前女友轻笑了一声,小飞有点囧。

然后我们的智慧担当时樾哥哥就说呀,你们有多少现金。小飞默默地摸出在酒吧抢的钱,时樾哥哥很无奈,说小飞啊,我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你,其实啊,那个酒吧是我开的啊。

小飞:???

前女友:???






然后我编不下去了 去写作业了.......

利己主义(谭小飞x梁宝晴)



第一幕


六月二十三日 春分
“据报道,上午七点三十分蒋村法家寺中游人发现一具男尸,未着片缕,男子内脏尽被取出,游人已被有序疏散,警方正在调查中......”谭小飞俯身,从梁宝晴手里拿过
遥控器调了台,梁宝晴白他一眼。


“就知道看桃色新闻,你几岁了。你都十七了,没入党也入团了,能不能看点正经新闻。”梁宝晴啪的拍向搁在自己腿上的漫无边际的长腿,听到谭小飞嗷的一声满意地笑着。


谭小飞皱着眉头说哪有,嘟起嘴似三岁顽童,唇色如血,似冬日江边冰淇淋般柔软。梁宝晴无意识地扶镜框,只拿过他手机指着问:“那这是什么,你们老师布置的双休作业?”一边起身堵着谭小飞的话把他拽进房间。


“快去写作业,不写完别想吃中饭。”梁宝晴笑脸警告。


“梁宝晴!”谭小飞瞪大眼睛。但其实这件事并不足以令我们十二少那么吃惊。


梁宝晴笑着。


“阿宝...”


梁宝晴关上门。



第二幕


还没到夏至,屋子里就已经燥热起来了。谭小飞拖着鞋走到窗边———为什么就不愿意把脚抬起来,就离开地面,就算是一厘米也好———他任不那么凉爽但又温柔的晚风从窗缝里跑进来。他想起了什么,转身跑回客厅拿了把椅子放在窗边,一只脚抖了抖拖鞋爬上椅子。等到他双脚都踩上去,双手扶着窗框,正要探头往窗外看看的时候,钥匙清脆的转动声和接连而来的窸窣响声就意外地令他慌了神。然后是冰箱的开门声,是酒杯和酒瓶,玻璃和玻璃的碰撞声。


屋外的风徐徐吹着,但是窗台上龙舌兰的花盆却倒了。然后是与谭小飞不一样的,拖鞋拍打地面的,没那么响亮却也极为清脆的声音,是一个历经沙场多年而沉稳的声音。梁宝晴看到的,是谭小飞屁股着地作为支撑,左手肘无力地放在体侧,双腿有意无意的耷拉着。这画面像是他昨天下班回家,看到在马路中央躺着的被车辆碾压而死去的小猫的样子,可怜又可爱。梁宝晴忍住了笑意,走上前把谭小飞从地上拽起来。


“你以后难道要用屁股走路吗。”梁宝晴嘴角向下,浅褐色眼眸盯着他看,也不忘抿一口酒。谭小飞猜测他可能是生气了,或者不开心,可是看到梁宝晴并没有皱眉,那么就是还好。


“对不起...我今天来不了,你也知道,刚开学,我又是学生会的,事情太多了,我下午走不出来...我保证,没有下一次。”谭小飞右手四指指天,盯着梁宝晴,眉头微皱,嘴无意识嘟起,认真深情令梁宝晴回忆起两年前那个与少年初见的冬天。




第三幕


狼人在天黑的时候负责杀人,但他们一般不会自相残杀,于情于理都不科学。


可你知道自己是女巫吗,你可以杀人,你可以救人,你也可以什么都不做。


谭小飞,你都十七了,你可不可以有点逻辑,别做什么事都像和人撕,嗓门大不管用,你多正气都没用。


我是狼人,今晚查杀六号。


*

六月二十五日

“你听说了吗,我们学校边上,就是那条江里,早上死了个人。打渔的捞上来的,好像都没穿衣服。”同学A一撩头发。谭小飞觉得她应该很久没洗头了,风里都有飘扬的头屑,谭小飞直冒恶心,起身去关窗。


“是啊,听说有人认识他,名字大了去了,哪家公司的老板。啧啧,指不定是寻仇呢。”同学B掩嘴轻笑,一双桃花眼明媚。


谭小飞翻了个白眼,想自己那么大个帅哥这么早长在这你们不奇怪,张口闭口都是有个男的被人扒光了扔河里的事,搞什么。

小学霸继续低头看书。



*

谭小飞在公交站牌等车,印花短袖外面罩了件运动衫。这印花是他男神的杂志图,在某软件上自己搞的,谭小飞觉得特好看,于是又买了好几件。


时不时有小姑娘冲他抛媚眼。也不知道现在的高中生都怎么了,都喜欢高一小学弟。

庸俗。


谭小飞前脚刚跨上公交车,后面就有妹子喊哎哎哎他要走了,啊真好看。

无知。


这个小小的密闭空间里空气浑浊,往左走点有大叔外套上或者是岑光发亮的头发上的烟味和无法辨认的饭菜味道。
这个大叔像韭菜一样。
往右躲点有妹子喷满身的廉价香水味。
这个妹子像酸草莓一样。


谭小飞不敢动了,因为身后时不时有人走过,顺带擦着他的宝贝书包。它可能都变形了,它也可能都皱了,它要和韭菜一样了。谭小飞可不希望自己的宝贝书包成那个样,他希望它和自己昨天早上吃的三明治一样,硬挺,蔬菜可口松脆,酱汁浓郁虽然是超市随便买的,肉松要放好多好多,还有下刀的时候要像自己一样干脆利落,梁宝晴早上做的是个什么玩意儿,软的,菜都蔫吧了,量都不对,一口咬下去酱都流出来了,流到自己宝贝衬衫上了,流到男神脸上了。


谭小飞郁闷,可谭小飞不说。阿宝似乎起好大早,阿宝好像很累。梁宝晴告诉他今天放学坐公交回来,他也听话了。




第四幕


你有什么可开心的,早就说过你要安静一点,早就提醒过你不可以吵到阿宝休息。

该。


*

六月二十二日 下午四点二十三分


厚重的深灰色帘垂下来,阻隔了屋里屋外的两个世界。如同黑夜,在这间屋子里难以捕捉到足够的光线,谭小飞从室外的强光进入黑暗,还未完全适应。


男人坐在电脑前,面庞被微蓝荧幕照亮,手指敲打着键盘,似乎很有节奏。


“我告诉过你不要再在大晚上那么吵了,扰民。”谭小飞倚在门框上,黑暗中看不见他的眼眸。


“这事居委会都不管,你个小屁孩管什么,我只是听听歌而已。”男人冲门口挥挥手,皱着眉头要赶谭小飞离开。


“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再在晚上....”谭小飞还没说完,男人就起身走过来拖着谭小飞的连帽衫想将他拉出门外。

“你烦不烦啊,我说了好几遍了你都没听见吗,我说了这不关你事,爱干嘛干嘛去,我想干什么你管得着吗。出...”男人拖拽谭小飞的手顿时失去了力道,他只能感受到膝盖处强烈的想要接触地面的欲望,还有腹部被利器穿刺的感觉。


一下又一下。


男人原本想要挣扎,原本想要开口发声,他甚至想向这个十七岁的少年跪地求饶,可是少年不给他这个机会。其实少年给过,只是最后一次他也错过了,一切都已经晚了。



*

谭小飞清理完毕,提着一个黑袋子扔进垃圾箱。黑袋子侧边是蜿蜒的血迹。谭小飞将男人的衣物取出,也扔进垃圾箱。



第五幕


二零一四年一月三十日晚六点三十五


今天是分岁,大家都要跑回家过这个年,商场也早早的就关门了,不过如果这个时候搞个打折促销,想必还是有很多人愿意来的,尽管可能要等很久的公交。谭小飞不需要坐公交,他有随叫随到的司机,以及能够满足他任何时候胃口的后厨,可是他现在只想吃点垃圾食品。当他站在已经关门的kfc外,看着屋里小姐姐打扫的身影,吹着冷风,他才发觉自己是有多么傻逼,才放着家里好吃的不吃跑到这个地方来吹冷风。谭小飞裹紧了外套。


事实上是他刚和他爹闹了一架,赌气冲了出来,小少爷身上也没带钱,所以准确的来讲,就算kfc还开着门,他也吃不上什么东西。


谭小飞胡乱走着,其实也就这条路,回家的路。为数不多的公交一辆辆的从他身边驶过。谭小飞想,多难过啊,只有公交地铁还动着。他一抬头,左手边有个自助sex用品商店。呵,还有这个。前面两个我不需要,后面一个不需要我。


少年美人风骨,天父垂怜,路灯橘橙色光影映衬,也引得路上行人侧目。


这光便是为他而生的,他生来便是为了光的。


他就是光。


“你好,我是梁宝晴,你可以叫我阿宝。”面前男人声音爽朗,却不似少年单纯。他的声音也极为温柔,让人不禁靠近。谭小飞神鬼不知的搭上男人伸出的手。


“你现在要回家吗,或者你想吃点什么吗。”他说话的声音就像三月春风,柔和而温暖。


谭小飞茫然地被领到了这栋房子,装修的还不错,这小伙子有前途。


“你要吃什么吗,不过我家里可没有垃圾食品。”梁宝晴看着谭小飞,无意识的扶了扶镜框。


“不...不用了。”谭小飞虽然之前心情不好,可是面前人如画,惊艳,“谢谢你。”




谭小飞不知道为什么情况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他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说着说着就到床上去了。他想起自己看到过他爹偶尔带着标致小妞回家,似乎也是聊着聊着就跑床上去了?


谭小飞不知道为什么要疑惑,可是他现在也想不了那么多。温暖从背后包围上来,他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现在是魅惑而低哑的。每一个字从梁宝晴的薄唇中吐出来,似乎都带着至高的意味,是令人无法拒绝的。谭小飞疑惑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他在跟着梁宝晴的指引自己侵犯自己!


他缓过神,终于想起来梁宝晴说的话,那至高的。


【可惜了。】

FM柜员K和Dc.W的故事(一发完)

拉十月哥哥客串

开(谈)假(谈)车(情)

.......为什么这样都被吞.....



欲盖弥彰。



作为前人力资源部经理兼现心理医生现在坐在旋转椅上低眼玩着自己手上戒指。






体育场路梧桐叶飘零。这条路不曾繁忙,早晨也更为清冷。



“一杯热巧克力。”


K闻声抬头,声音的主人是个清秀的少年。少年身着蓝白校服,冷冷的。



K双手忙着,侧过脸笑着说,好幸运,这是最后一杯热巧克力了。又一边遵守店员第一守则双手把热巧克力递过去。


清秀少年听着先是愣了愣,清澈双眼茫茫然,接过巧克力,看得K抬手挠后脑勺。



还傻傻的。








W坐在宽敞独立屋,屋中旋转椅上,听着面前清秀少年谈星星谈月亮。


W笑,清秀少年也笑。


W让做问卷,清秀少年还是笑。



W想



是我先的。






叮鼎顶叮叮叮鼎叮叮顶叮



FM又响起一天要喊千八百遍以至于令K夜里失眠满脑子都是这段难听又难听到爆的开门铃声。



“一杯热巧克力。”



K抬头,K愣了。怎么他穿白衬衫就那么好看!



“巧啊,还失眠吗。”



失眠啊,FM难听铃声和你的脸都让我失眠。



“呃.....最近还好吧。”K挠挠后脑勺。


“我朋友开了家酒吧,要不要一起去玩。”


“呃.....好啊。”梦中情人笑眼,怎好叫人拒绝。




“那你下班call我。”梦中情人打枪手势一指自己。


K晕,K觉得自己早起药还没吃,K觉得家里电灯还亮,也觉房门没锁,煤气没关。



“好。”K想起一句词,欲语泪先流。



不是愁绪,是漫天星辰,是无边笑意。








K在车上猫了会,因为副驾驶座椅太舒服!因为左边帅帅司机认真神情。K偷笑,身子却随白色越野猛打方向一把撞到右边窗框。



“靠!痴线啊!”帅帅司机皱眉。


怎么连骂人也那么好听。







街灯亮起,是沉眠都市睁开黄金眼。


车海红色尾灯闪烁,是都市他老人家看年轻人们夜生活太繁忙的呕血警告。



“抱歉,今天好堵。”帅帅司机侧过脸,眉头微皱,高低眉,唇无奈微抿,酒红樱桃,无意露出深深酒窝。


“没事没事,现在才七点。”夜还长着,你还在我身边。







酒吧招牌桃粉色,这个老板得是怎样,K歪头。


“时哥。”梦中情人白衬衫如良家少年,可良家少年怎会打着嘻哈手势与人say hi。


“what's up,bro”


就知道你是个不正经的酒吧吧主,我还没和他撞过肩!K嘟嘴。




“带朋友来玩。”狡猾的前人事部经理眨眨眼。



不正经的酒吧吧主挑挑眉,懂了。



转身对吧台小哥悄咪咪的说声,等下给他们来杯烈的。



狡猾经理带着人进去,没料一个清秀少年泪眼汪汪冲出来,doctor拉着人一躲,还好没撞。




你委屈什么,又不止你一人爱而不得


K闷闷的。







K晕晕的。




酒红樱桃,深深酒窝,湖光潋滟。




K看着doctor褪下白衣,咽咽口水。


K看着狡猾经理左肩皇冠纹身,微微张口。


K看着W笑,K闭眼。


K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可是K又不是穿白衬衫好看的良家少年,况且K也醉了。



“你得主动点。”狡猾经理低低沉吟,对上少年苍白眼眸,抬手给少年看食指W纹身,和遮不住纹身的戒指。指腹摩挲过耳后,摩挲过游鱼锁骨,至小腹,小小K哆嗦。



是亲吻,是酒红樱桃触碰,是正午阳光刺眼,是杭城清早薄雾。



K迷离欲眼,看面前人扶着自己那根缓缓坐下,少年欲捂面。却听见双双低吟。



明明是我先的。K却听见自己哑着声音说好难受。



可你还想我继续,你得学,这是我先的。W未语,亲吻身下少年泪眼。



你不要哭,我不会帮你擦掉眼泪



少年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但是英雄也难过美人关,况且美人是自己梦中情人。





是梦中情人不忍自己劳累,梦中情人自己动。事实上是美人嫌弃英雄都那么大个人了,怎么还什么都不懂。美人觉得自己瞎了眼。




可是瞎了眼怎么会不知笨拙少年托人送上美丽戒指,瞎了眼怎么会不知美丽少年欲盖弥彰。



这可是前人力资源部经理!




经理舒服的哼哼。是亲吻,是钱塘江潮水翻涌,是杭城我期待整年但迟迟未来的雷雨,可是现在来了。


噼里啪啦


雨水冰冷,泪水滚烫。


雷声轰鸣,是我整日期待,可是抵不过你在我身上低吟,是我日夜思念。


梦中情人身上白浊,对不住,是我弄脏,可是梦中情人满眼笑意,如小鹿斑比。


只听他说






我也爱你。






明明


是我先的


K情欲泪眼,未缓过神。









end.


清秀少年只是走个过场 没有什么重要意义 只是我拉来客串的哈哈哈哈哈给个合理解释就是清秀少年喜欢美丽的人 

去年秋天一个礼拜五早上我去全家买早饭 可爱的小哥就笑着跟我说这是最后一杯热巧克力了 给我乐了一天

我就想写地名 就感觉他们真的在 就感觉走在路上能遇见他们

其实作为杭州人我真的没亲眼见过好大的钱塘江潮 都是在电视上哈哈哈哈哈
去年我印象里真的没下过雷雨

十月哥哥好苏啊 我要疯了




最后求评论求评论❤

水母K和水母W的爱情故事(一发完)


爱尔兰海
黄金水母不需要捕食,它追随日光而获得能量。每天都要跑好多好多路,好累好累。





地中海
当蛋黄水母触碰到猎物时,就会哔一声滋出触手上的毒液,不过海里可能听不到,这是黄金水母K想象的。





那为什么我们的黄金水母K会想到这个呢?





有一天,K水母起了个大早,要和兄弟姐妹一起去追太阳。跑着跑着就到一个好漂亮的湖里。




湖光迤逦,湖面柔波。




K头往上一抬,一个圆咕噜的小水母在上面游。




真好看。




太阳公公刚刚好像个圆咕噜的蛋黄,嵌在那个好看的圆咕噜的小水母身上。




这样那个小水母就像个荷包蛋啦。K想。原来真的有这样好看的水母,以前只有在cctv9看到过。叫什么来着?





哦,蛋黄水母。





如果他也呱唧一声摔下来变成水母,那一定是这样好看的。






其实K以前不是只水母,是个一头白毛,傻愣愣的少年。可是这个少年不太好运,有一天走下楼的时候崴了脚,啪唧一声咕噜咕噜摔到楼下去了。





一醒来就在海里了。





可是海水暖暖的,K眯起眼。






黄金水母有个外号叫美杜莎,美杜莎可是女神级别的,传说谁也不能去看女神的眼睛,看了就完蛋。




但是我们傻傻的W号美杜莎开始思考人生三大哲学问题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要到哪里去






美杜莎在旋转



美杜莎不知道为什么要旋转



美杜莎好晕



美杜莎稳了稳身子。水波柔和,暖暖的。




W眯起眼。








咕噜咕噜,也许女神现在在吐泡泡,太阳那么好。K想。





要是他在就好

太阳那么好


我们也天台看星星

窗边看晚霞



我眼里有星星

你眼里有晚霞







咕噜咕噜





咕噜咕噜







K在旋转,应该是那个什么流,寒流暖流上升流,K想。



兄弟姐妹都往前跑了,因为要追太阳了。



K看到前面,有个荷包蛋,透明柔软。但又一闪而过。




喂。搞咩,演倩女幽魂?





但K只好追咯。






K追啊追啊,感觉自己还是在旋转,似梦颠倒,似昨日咖啡倒在梦中情人白色衬衫,梦中情人只是笑,倒叫自己不好意思。




竟然弄脏美杜莎圣白衣衫!不可饶恕!





美杜莎跑过山跑过海,跑过梦中圣托里尼,跑过摇滚伊比沙。




K累死了,想我已经追了一天太阳了,你还跑,搞咩,不认识我啦?




那K只好喊:哎哎哎 仙女你慢点 我K啊 你情人来的 慢点 别再丢我一次




美杜莎停下来



美杜莎感觉自己还在旋转




美杜莎不敢回头看



怕又是一个透明小水母



但透明小水母怎么会发声?



可也不是K仔来的



K仔可不会游泳!






美杜莎转身,看到面前水母头上小小十字架。




是K仔来的。






美杜莎在笑。






K仔也在笑。







因为美杜莎头顶W。












轮到K仔开始思考人生三大哲学问题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要到哪里去






K摸摸身上棉被触感,



我K



我在家









想他











end.




文有bug吧 黄金水母和蛋黄水母可能碰不到 因为地中海和爱尔兰海隔了个法国西班牙 但是这是梦呀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写的大概就是K摔到楼下晕了(剧情需要)然后做梦梦见自己变成水母 梦里看到了W 然后就去追咯 我是抱着写小甜文的心态写的 没错 ....理直气壮 这是小甜文!!



今天上生物课 教科书上写:对于有些细菌 氧气是有毒的。于是就开脑洞:K菌和W菌的爱情故事。可是想着想着又想到了以前看cctv9播的黄金水母(应该是生命或者生命的奇迹里面的)于是放学路上就写了水母....


啊今天cctv9在播冰冻星球 虽然已经播好几遍了 可还是那么好看

那并不是我的花(一发完)谭小飞 x William



他还是那么好看,谭小飞想,我的威廉姆哥哥。



小臂上曼陀罗华贴纸,衬着雪白肌肤,衬着动人眉眼,衬得天光灿烂。他一笑,如塞纳河畔星光闪烁,叫众神众人连鬼怪也要为之倾倒。


我的威廉姆哥哥,谭小飞想。



美人蛇缠上腰肢,叫腰肢无力,唇舌柔软,如家养小猫软糯呜声。可他又不是。他才不是家养小猫,他是蛇。蛇仙子尖牙滑过小腹,小飞哆嗦,小飞睫毛一颤,小飞别过脸,欲用双手掩面上红晕,却被发现意图,双手被缚住,美人蛇停了动作,在小飞耳边蹭了蹭:



“飞仔,你怕吗?”






我怕



怕你又没在









“飞仔!”威廉姆哥哥在冲自己招手。



“飞仔!”威廉姆哥哥踮起脚往窗子里看小飞飞。小飞飞手忙脚乱,往书包里胡乱塞着书塞着笔。蹬一双白帆布鞋。终于打开门。


“飞仔!”威廉姆哥哥在笑。云有多白,威廉姆哥哥的牙齿就有多白。脚步加快,又踩进汪汪水潭,裤脚湿润。小飞飞扑到亲爱的威廉姆哥哥身上。他身上好香,小飞想。



威廉姆哥哥手插裤袋,一副酷酷学生模样,边上小学仔,细软发丝被风吹起,嘴角弯弯。云有多白,小飞飞的牙齿就有多白。威廉姆哥哥想笑,可是威廉姆哥哥不敢。要一副酷酷学生模样!



上课。
糟,教科书忘记带。小飞飞偷偷写纸条,递给后桌威廉姆哥哥,威廉姆哥哥踢他一脚,小飞吃痛。小飞挤出悲伤笑脸:“别玩啦,有难可得帮帮我,请你泡泡糖。”小飞抱拳,刚要说谢,万万不想台上老师叫他起,结结巴巴。威廉姆哥哥踢他一脚:“傻啦,蚂蚁爬过去要十五秒咯。”小飞轻松坐下,又写小纸条,条上画爱心,画泡泡糖,画贴纸,画威廉姆哥哥笑脸。



放学。
小飞飞拿包袋里十块钱,拉着威廉姆哥哥又香又好看的手到小超市,十块钱全买泡泡糖,又拉威廉姆哥哥到边上小公园,找条干净石凳,给威廉姆哥哥一半泡泡糖。小飞飞看那双又香又好看的手拆开三瓣糖纸,红糖衬红唇,红唇映粉面,小飞飞欲抬手遮脸,手却被拉住,在小臂上印个可爱机器人,“好像你沃,傻傻的。”



“我才不是傻傻的!”小飞飞气急败坏,拉着威廉姆哥哥手,拆开泡泡糖纸,印个还要傻的机器人。


两个小孩又打又闹,笑一路。



黄昏即来,天色渐暗。小飞飞拉着威廉姆哥哥的手,说自己总觉得夜来得很快很快,风又吹的好急好急,你又那么瘦,我总害怕你被风吹走。你能不能不要走。”

威廉姆哥哥轻声问:

“飞仔,你怕吗?”



又起风,好冷好冷,小飞飞没有等来回答,也没有回答,低下头,却被威廉姆哥哥抱拥入怀,小飞飞在威廉姆哥哥耳边蹭一蹭:“我会等你回来。”


小飞飞闭上眼,想着威廉姆哥哥连头发也是好香的,身上也是好暖的。惊觉什么,飞快在威廉姆哥哥面上吻一下,威廉姆哥哥惊讶,看小飞飞眼睛一闪一闪,也未知自己眼里也一闪一闪。仙子用冰冷双手托起小飞飞脸蛋,对着唇,看着眼眸。小飞飞惊讶。一吻结束。


小飞飞呆滞,想威廉姆哥哥刚才做了什么,不禁说出声。



没有回答。





天黑了,又起风了,草堆里有小虫子在叫喊,有无名小花摇曳,但小飞飞不知道,威廉姆哥哥也不知道。他们只知道面前小孩的唇有多柔软,心有多温暖。他们又抱拥,又亲吻,像前世恋人,像天上人间。



现在太好太好,好到希望时间再过得慢一点慢一点。



面也是冷的,唇也是冷的。小飞飞低头,任由威廉姆哥哥牵着他的手送他回家。


路好长好长,小飞飞好冷好冷,不觉面上湿润,湿润如早晨裤脚。只想拥住他。


小飞飞停下来,终于抱住他,终于不忍,终于哭喊。威廉姆哥哥如兄长,说:“飞仔。飞仔不哭。”手也抚上小飞背,一拍一拍如阿妈哄婴儿。


小飞飞看着威廉姆哥哥,威廉姆哥哥真好看,头上顶着大月亮,像仙女下凡,世上再无人比得过威廉姆哥哥。



仙女看小飞飞愣神,嘴角弯弯。小飞飞终于不哭,说:“阿哥好美,阿哥要回来,小飞等你。”











谭小飞总想,阿哥怎么还没来。



路灯橙色暖暖的,小飞晕晕的,刚晃晃出门就扶墙抱腹吐一地。小飞抬头,对上仙女眼眸,仙女头上又顶大月亮。



小飞却后退,小飞飞害怕。小飞害怕梦醒又难过。


“阿哥。”



没有回答。



“阿哥。”



阿哥。





又是好冷好冷一个天,天上有大月亮,面前仙女柔声说:


“飞仔。我回来了。”












end.

有话说:因为这周一 就是昨天晨会回来看到高三学长迟到被保安拦在校门外 就突然想写文 其实一开始想写关于迟到的文 然而.....以及大纲列的大部分都没写到

写的第一篇同人 烂烂的

以及 题目与正文无关哈哈哈哈哈哈


谈谈情 泡泡糖纸是我的童年 蚂蚁问题也是我的童年